眠扬

是私人博,不写文了。
沉迷玩娃,日常瞎bb
可以尝试寻找我的产粮专用小号。

记梗

*铠千
鬼魂铠和失忆千的老土故事。
钢千翅二十四岁的时候,打公交回家,晕晕乎乎睡着脑袋快磕到窗户上的时候,他感到一阵柔软,像是什么轻轻垫在脑袋底下。抬头看向窗外,有一团黑乎乎的人影,悬在空中,弯腰,好像在认真打量他。

晚上看书时,门被轻轻推开了,钢千翅以为是他养的猫。

身体不过是个壳子,人死后没有模样,应该是团烟,如果有冥界,人们真正脱离了看脸的世界,完全是精神交流。

钢千翅吐出的烟雾,在空气中静默地翻滚而绽开。他时常有种错觉,有一团烟是活着的。

*德哈德
脑洞是老师上课提到氮级物种的扩展。

有种生物和人相似,生活习性完全相同,但身体构成不同。他们的血液是无色粘稠,眼泪是红色的。吃喝排泄,...

FUCK YOU

请不要拿我的梗产粮

谢谢您

在去往厦门的飞机上翻开的这本书,拖拖拉拉总算是看完了。不后悔

有个远大理想,以后交好朋友,独立之后半夜凌晨给她打电话
“走,我请你吃夜宵去。”

我没有几把,所以半夜看书是我的贤者时间。如果明天不上课我想看到我困死为止。
最近在看南方有令秧。

今天和翠花出去看电影,带了一百块钱去,买了一堆吃的,然后逃票看了两场电影。汉堡被一屁股压成了肉夹馍。
被药神里曹斌(周一围)的帅气蛊惑,多巴胺疯狂分泌。仿佛对爆发力强又能打的男的打开了新开关。
程勇被抓起来的时候,押送路上都是被他的药救过的白血病人。看到四眼和黄毛仔摘下口罩的时候我眼泪汪汪,一遍擦眼泪吹鼻涕泡一遍喝带汽儿饮料,甚至情不自禁把脚伸到了前排。

大哥骨骼清奇,今天被我发现他在啃脚,是精致的男猫

Emilie Simon Emilie Simon

是唱帝企鹅日记的人的歌,应该是前年喜欢的了。那时候喜欢做手账,疯狂在上面抄歌词。
当时文盲的我没看歌词还以为是中文曲🌚
十七岁的手 如此温暖的风

出去玩完回来接着发烧,还要做义工。头疼得连吃鸡都不能进前十,王者荣耀差点铂金掉到白银

重新开始看小英雄,deku实在是太棒了

我真的要画吐了,怎么上色都觉得不太正常

岳羊:

是小男孩千哥
又累又饿,断断续续画了三周,上色方式一直找不对,暑假我会加油的。

关于现欧的流水账梦的记录

第一个梦到了我在戏精宿舍的男寝和大家吃鸡。可能在他们眼里我已经不是一个女的了。
我和欧阳坐在一起,老高坐在墙角,第二排坐着主席和伟哥。玩到吃饭点的时候我定了四份外卖,盖饭和鸡腿,并且很贴心地问老高吃不吃炸鸡腿。

欧阳明明是恶鬼式扒饭啃鸡腿的吃相,竟然因为老高在旁边坐着,就变成了小心翼翼啃鸡腿,小小翼翼扒饭,碗里面连个辣椒都看不见。

老高发现之后觉得很好笑,就到欧阳旁边去撑着桌子,把他圈在怀里,低头他吃饭傻傻的样子。欧阳把头埋得深深地,我一边啃鸡腿一边看老高看他。

“你怎么不吃辣了?”老高问他,把麻辣鸡丝夹到他碗里,然后欧阳就小心翼翼地扒饭,一直没有抬头。老高也把头压得很低,鼻尖几乎要贴到欧...

Young And Beautiful(MusiX Arrange) 砒霜卿

我今后也会一直一直喜欢她。

我想吃蛋糕,过生日那种,草莓蛋糕,千层夹芒果和火龙果,一边吃一边看电影。

music merch Wrong FiFi Rong

喜欢很久了,这整个专都在收藏夹里。中国歌手也能有这么好的歌,仙音袅袅。
专里还有一首很喜欢的叫ever rising sun,唱的是内蒙古。写作业的自己要飞升了

好喜欢这张,再发一遍

园生并不适合黑色中分职业装,怪怪的。还是穿小洋装吧˙Ꙫ˙

他就是个大傻子

一个小孩儿


这个人是我三年前创造、也许说是想象出来的。他真真正正地活了一年半,后来我让他离开了。

理论上是杰克苏和玄幻,小说剧情,但他算我对完美的人的一种映射了。

他姓喻,比较特殊的姓氏,因为名字我们都叫他小智,看上去比较2b。他喜欢吃春笋,所以圈名叫阿损。马上就要十九岁了,不过他的人生停留在了十七。

当我成功注册这个qq号的时候,他就出现了。我让他有钱,有脸,有好性格,却偏偏还有先天家族遗传病。时不时咳血什么的。他比我受欢迎,因为不是我自己,说话总是毫不顾忌,笑嘻嘻皮来皮去的。

当我用他的账号敲击键盘是,我便不是我自己了,而是阿损。我脑海中只剩下属于他的记忆。

在网上他总是很容易交朋友,只要碰...

去了茶馆,素知臻很开心哦

一个梦

是个很让我气愤又难过的梦。

一开始梦里很平静,我和好朋友在一个房间里睡觉,房间很大很大,这边是床,那边是大草地。来了一个男人,很老,可能是朋友的未婚夫,送给她恶犬和蛇。
我的小狗在和恶犬吵架,它们大声嗷嗷叫着,张着大嘴,恶犬瞪着血红的眼睛,这时候一条绿色的蛇游过来。我害怕它们把我的狗咬死,便开开门。关门的时候有股力在门那边扯。我看见蛇盘在门把上和衣架上,企图拽开门。
我很害怕,松手的瞬间两只小狗又跑进房间里,可是我顾不上一切了,穿着睡衣跑下楼,我躲在储物间,朋友也追下来了,她把夹克披在我身上,把球鞋脱下来穿在我脚上,虚假的承诺她会把我的狗带回来。
我看见她背后还有一条黑白相间的蛇。
我又跑了很久,跑...

铠千记梗

夜店paro
表面油条的处男铠×夜店处男千
一天悲伤的铠进了gay吧,点了店里最贵的鸭子,对就是钢千翅。后来发现是自己学生时代暗恋对象。
于是决心要把他赎回来。【两人技术都莫名的好】赤鸡

开心的玩起faceu

West Coast Missio

这是我开始写唇舌之声前,脑补铠千互动时的bgm,有种禁断的感觉,于是二十岁铠队和十二岁千踩着违规线出现了。真想把钢千翅像封面这样罩在床单底下,或者摸摸他的小蛮腰,啊。
我肯定是要想办法让铠队这么做的。

Innundir Skinni Ólöf Arnalds/Björk

这是我最近最喜欢的一首歌。在这段对于我来说艰难的日子里,无论发生什么,她的声音总会轻柔的抚摸着我的思绪。
我是伏案的考生,台灯下低头的义务教育的假信徒,柔软的翅膀企图冲破牢笼。
恰兰戈的弦一下下拨动着,就像与海融合在一起的夕阳,揉在了一起,大片大片砸在海面上,海风吹着。

实验考试前一天下午,我看了一下午的小说。三十度的天听着比约克的嗓音,惊醒时全身的血液都静止了,满脸的泪水和冰凉的气息,就像洛冰河的名字一样,带着冰碴子却温暖着手掌

今晚和妈妈吵了一架,我赌气地写作业。她悄悄的进来,站在我旁边,然后摸了摸我的头,什么也没说。
这也许就是童所说的裸鼹鼠吧。

难道就我一个认为冰妹是有刘海的吗!!我觉得有刘海更软萌一些。幻花宫校服到底是什么颜色的,原著里有写吗,我一直脑补剑三七秀坊校服的骚粉_(:з)∠)_冰妹穿上似乎意外的合适。

昨天下午在爷爷家楼下拍的。春天真好,我可喜欢看花了。我也很喜欢去爷爷家,和老人相处就很愉快,大概是我们相互陪伴着。比如我爷爷举着素知臻,我给他拍照,寒假的时候我们还会去钓鱼。养老真好

© 眠扬 | Powered by LOFTER